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宦海特种兵 天机变

第3638章 天威

    安天伟怎么突然之间就悟了,这种事情等到安天伟出关的时候再论;

    张宾宇和班长现在是处于一个层次的,他们能感知到安天伟房子里气息的强大,但他们却无法理解这种强大的气息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张宾宇和班长将所有的防线架设完整时,整个训练营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了起来;

    “天象?”班长的神然异常凝重。

    能引起天象的事情不多,安天伟现在身上透出来的气息,绝对是引起天象的根源。

    而且意利安城这儿可是位于西方世界意志的笼罩之下,西方世界意志对安天伟和安天下集团可是有着满满的恶意的。

    “准备防护!”班长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所有的防线立即便开始将警戒程度提升到了最高档,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,准备应对随时出现的情况。

    安天伟和班长二人对视了一眼,二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绝决。

    今天的这个异象来的十分蹊跷,看来是有大事要发生。

    而且天上的阴云一点儿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在越集越多,已经浓郁到将整个天宇都染成了墨色。

    训练营的地面上,突然之间天就黑了下来,一点儿亮光都没有的那种,仿佛于一瞬之间,整个意利安城这儿就进入到了最深的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“如果实在不行,你将小安子背走!”班长道。

    “不。班长,我留守断后,你来!”

    班长摆了摆手道:“这种事情不用争。一直以来,你什么时候看过我跑在你们前面的?”

    张宾宇还要再争一争时,班长脸一拉:“这是命令!”

    张宾宇很习惯的一挺腰身,一个军礼:“是!”但马上张宾宇便苦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班长在遇到已经打定了主意的事情时,就一定会用这种方式来对付和他争的兄弟。

    留在原地值守断后,以现在的情况看来,风险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在于,这次的风险到底会大到什么程度?这个才是关键的地方所在。

    张宾宇和班长二人都是法则领悟和应用者,对危险的感知非常敏锐,但他们这一次的感知却失效了,似乎于冥冥之中,他们所有对此次事件的感知,都被完全屏蔽。

    整个先兆感知成了一种混沌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是很久以来都不曾出现过的情况,所以班长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守在安子的门口。现在安子的状态不合适再移动,所以不到最后一刻,我们不要轻易的去搬他。但如果我扛不住了,你就必须得扛着他走,一秒都不要耽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张宾宇也不是矫情之人,既然班长已经打定了主意,这件事情总得要有人去做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将安天伟背走也不一定就会比班长这儿的危险少多少。

    如果这次的异象是针对安天伟的,那么这些异象就一定会随着安天伟的移动而移动。

    班长在张宾宇的肩上拍了拍,便圆睁着双眼,大跨步的走到了最前面的一道防线间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你们这些洋鬼子能搞出来什么花花。”班长抬头看了一眼天空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整个环境漆黑如墨,但班长的眼睛却似乎闪烁着精光,可以直接看到天宇之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一声沉闷的雷声响起。

    闷雷的声音似乎很遥远,以正常人的感应,这声闷雷的声音就像是发自于天外,因为距离太过于遥远,才只会发出这样的沉闷的声音。

    但班长却并不是这么想的,这声闷雷并没有来自于天外,而是实实在在的就炸响在他们的头顶上方。

    只是头顶上方的阴云太厚了,厚到了可以遮掩住响雷的雷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一次没有那么容易过关了!”班长喃喃自语了一声。

    现在就看这种天地异象什么时候发动了,到时候班长打算自己先一力将异象的破坏力扛下来,为安天伟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“搞个突破都这么大动静,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在突破什么。”班长暗想着,不过他的嘴边却挂上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安天伟本身的层次就已经很高了,如果再突破一下,足够让安天下集团的敌人胆寒。无论是九头蛇财团也好还是亚特兰蒂斯,肯定都不会让安天伟这么顺利的突破的。

    天灾之象,班长没有办法控制,但是亚特兰蒂斯和九头蛇财团想要在此次搞事情,班长自然要尽全力给截下来。

    站在安天伟房前的张宾宇,双手紧紧的捏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他在这天地异象之中感知到了一种令他心悸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而且,张宾宇还分明感觉到了他运用金属性法则的能力,在这天地异象之下变的迟滞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根金色的投枪想要凝结出来,竟然缓不受力,就好像想要将流沙拢成雕塑却无法成形的感觉一样。

    “乱则!”张宾宇的脸色已经凝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天地法则都是构成世界的基础。现在天地异象之下,竟然出现乱则,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这孙子为了不让小安子突破,连脸都不要了。”张宾宇指着天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宾宇这骂的其实真有点冤枉西方世界意志了。现在的西方世界意志也处于深深的惶恐不安之中。

    这天地异象和它能弄出来的天地异象根本就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西方世界意志弄出来的异象永远也不可能会出现乱则!乱则是独属于世界本源的独有的发怒方式。

    世界本源已经醒了,到底是怎么醒的,连西方世界意志都不得而知。西方世界意志现在能做的,只是将它的力量赋予这次天地异象。

    闷雷声之后,天地似乎一下子又沉寂了下去。天地间的黑色越来越浓,连班长和张宾宇晶亮的眼睛,也在被这一片无处不在的黑色所吞没。

    班长和张宾宇的能力在训练营最强,他们感受到的制约也最强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宾宇和班长,便如同深陷于一片沼泽之中,身体周围全是稠密的空气,似乎都已经变成了由气态直接朝着固态转变了,同时训练营里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威!